禁忌下的自由

时间:2020/11/25 17:32:24  作者:墨域先生 / 席梦麟女士  来源:徐赐阳中国  查看:3675  评论:0

禁忌下的自由

席梦麟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的背影   墨域先生2012年摄影 

 

    遇到过一位虔诚信主的基督徒,虽算不上相谈甚欢,倒也有些许共鸣之处。言谈间,他迸发了一句由衷的自豪:我终于理解了圣经的话,自由不是能够做什么,而是能够不做什么。像是被言中了心事,我会心的笑着竟然一时不知做何应对。

 

    尽量做自己喜欢的事,尝试去喜欢自己虽不喜欢而又必须做的事情,是我们一贯的心理暗示,并且借此帮助自己平衡心态,工作是这样,生活也是这样。所以有人自励地朝九晚五,丝毫不懈怠,有人放任着自己恶习,明知故犯。正如小王子遇到的那个酒鬼:喝酒是为了忘记自己喝酒。

 

    史铁生在爱情的问题上有过这样的论断,自由需要禁忌作背景,就像谈论死,先要谈论生一样。这给了我那个信徒朋友的话一个极好的注解。而我这里的“不做什么”恰恰是针对禁忌而言——不做自己内心禁忌的事情。自打亚当夏娃吃下那枚禁忌果开始,所有内心的争战,迥异的道德价值观便苏醒了。内心的禁忌虽多有外界权威的教化,更有灵魂而来的良知。

 

    数日前听友人细说自己如何摆脱开心网的网瘾,忽觉似一论据可证。她原是不知网游为何物、职场精干、爱情稳定的典型70后,去年经同学推荐注册了开心网,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终日念念不忘菜园里的菜,餐馆里炖着的汤,院子里的家禽野兽,还有同学的转贴近况。直到一个阴雨的清晨,她毫不迟疑地起床登录网站,将所有的游戏插件都一一删除,将签名也恢复最初的空白,然后关机,哼着小曲到厨房悠闲地蒸起了鸡蛋。她说,那种沉迷于其中的网瘾,似乎绑架了她一般令她有种不能自拔的依赖和束缚感,她每天甚至顾不上和男友聊天,惴惴不安地直到在那个虚拟的空间中得到片刻的满足,她难以想象一个克制能力如她的人居然在这把年纪依然会犯这样的心瘾,等等等等。末了,我揶揄道,不觉得那是年轻的写照吗?还能像当年追星一样沉迷一样东西?她耸了耸眉角,但是不自由。

 

    想来“绑架”她的应该是一种脱离现实、虚拟的成就与满足感,逃避现实焦虑与充实自我的途径,还有不可言说的、分离数年后同学间的暗自相互攀比,都令她欲罢不能。可是,最后,在认清这些后,她廓然无累地卸下了这份“桎梏”,戒去了瘾,她自由了。

 

    绝非在此要小题大做谈网瘾,而是想借此表明,当我们感觉到不可自控地做什么或者想什么的时候,兴许就是自我囚禁的开始,固然有高人收放自如,然后就俗人而言,能够停止自己内心认为禁忌或不妥的沉溺,确实可谓是“自由”开端。当然,何谓禁忌,何谓不妥,又是因人而异,所以,自由于每个人,达到的内容与标准虽各异,心理表征多大同。那就是,轻松,无累,然,禁忌尤在,不得不在。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席梦麟读书会,徐赐阳中国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唯好书与知己不可辜负